• 薇儿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恰逢微暖小时光(沈誉姜景)阅读

2020-10-15 13:58:31  来源:薇儿资讯网

    《》小说主角是沈誉姜景,这里提供恰逢微暖小时光沈誉姜景小说,恰逢微暖小时光主要说的是。“就是你看见的情况,你万能的男友在给你做早饭。小懒猪,快去刷牙洗脸。”沈誉笑着把姜景推进厕所。

    《恰逢微暖小时光》精选:

    宋颂推门而进时,餐厅内正放着柔和的钢琴曲。

    “宋颂,这里!”姜景朝着宋颂挥挥手。

    宋颂来之前只知道姜景约了一个朋友,她原本以为只是姜景画廊的同事,但当她看到坐在姜景对面的张孜茵那一瞬间……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宋颂觉得羞耻极了,她僵硬地向姜景走去,不知道该如何自然地和她们打招呼。

    宋颂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优雅地坐在姜景边上。

    “你好啊,我叫张孜茵,你就是宋颂吧,终于见到你啦。”张孜茵带着笑和宋颂打招呼。

    “你好,我是宋颂。”宋颂轻轻握了握张孜茵的手,然后迅速地把手放在桌子下面,双手控制不住地发抖。

    接下来的聊天,无非是女孩子感兴趣的那些话题,期间,宋颂总是会下意识地看向张孜茵,想着:她的一双手可真是好看,十指修长,指甲也是精心修剪过的,透明的指甲盖宣示着主人的骄矜。

    人总是会这样,会不自觉的和别人进行对比,特别那个人还是你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

    宋颂曾见过她,不止一次,在叶柏的手机里,她是被特别标注出来的“茵茵”。

    上次在医院楼下的咖啡馆,宋颂也看到她了,她和姜景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她没有推开咖啡馆的那个玻璃门,转身离开。

    只是没想到,该遇见的人,总是会遇见,再怎么躲避也没有用。

    这样也好,宋颂呼了一口气,大家都以最正常的方式见面了。

    “宋颂在哪里上班呢,也和姜景一样画画的吗?”张孜茵好奇地问道。

    姜景摇摇头,说道:“宋颂在她一个学长那里上班。”

    “哪个学长啊,学长这个称呼不单纯哦!”张孜茵带着调笑的语气问宋颂。

    其实这只是个玩笑,但在宋颂眼里就像是张孜茵对她的嘲笑。

    “姜姜!”宋颂突然打断正准备说话的姜景,“姜姜,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你和张孜茵再坐一会吧。”宋颂拿起包匆忙离开,留下一头雾水的姜景和张孜茵。

    “姜景,宋颂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为什么她看着我的眼神不太对?”张孜茵在宋颂走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啦,宋颂她可能最近有事吧,她人很好的。”姜景宽慰着张孜茵。

    “我们也回去吧。”姜景拍拍张孜茵的脑袋,示意她别多想。

    张孜茵开了车,说什么都要送姜景回家,到她家楼下时,姜景意外看到那个原本应该在国外的沈誉。

    站在车旁等姜景回来的的沈誉,远远地就看到了姜景从一辆车上下来,他走过去,自然地握住姜景的手。

    “呦,姜景你不乖哦!”张孜茵看着走上来的男子,特别liumang的吹了个口哨。

    夜色中张孜茵虽然看不清他的长相,但她感觉到那人身上清冷疏离的气质在看到姜景的那一刻变得温柔缱绻。

    “我怎么不乖啦?”姜景看着张孜茵,不好意思地往沈誉背后躲去。

    “你好,张孜茵。”张孜茵摇下车窗爽朗的自我介绍。

    “你好,沈誉。”沈誉对她点了点头。

    “沈先生可要好好感谢我,要不是我,你的小宝贝今天就要被欺负了。”张孜茵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想着真够甜蜜的,这手从见面握住后就没松开过。

    “怎么回事?”沈誉眉头一皱,问道。

    “没事,听她瞎说。”姜景和张孜茵摆了摆手,“赶紧走吧你,路上小心。”

    等张孜茵走后,姜景和沈誉牵着手慢慢地往家里走去。

    “你等了很久了吗?怎么都不和我说一下回来了,天这么冷还一直等在这。”姜景抬起头看着一言不发的沈誉,小声问道。

    沈誉依旧没说话。

    “沈誉你怎么了?”姜景侧着头,疑惑问他。

    沈誉突然停了下来,抱住姜景,低头吻住她:“别说话了,我想吻你。”

    漫长的拥吻过后,沈誉单手环住姜景,小声地说着这些天的思念:“姜姜,有没有想我。”

    姜景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最后只知道点头。

    安静的客厅里,姜景给沈誉倒了一杯水,然后尴尬地坐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才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好好的,结果进了门,沈誉就把姜景抱在了怀里,热情地亲起来,再然后……两个人都滚到了沙发上。

    最后,情难自禁的沈誉差点失控。

    最后就是现在姜景尴尬地看着沈誉,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场景。

    “咳咳,那个都这么晚了,你吃了吗?”姜景故作镇定地问着沈誉。

    沈誉看着脸红的就像是苹果似的姜景,笑着摇了摇头。

    “那我去给你煮碗面。”姜景赶忙跑到厨房,离开这个让人面红耳赤的事发现场。

    沈誉坐在沙发上,一边回味着刚才的吻,一边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姜景。

    这样的日子他不知道幻想了多少次,上天果然是仁慈的,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美梦成真。

    姜景做完汤面出来后,就看到沈誉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从卧室里拿了一条小毯子盖到沈誉身上,然后蹲在沈誉前面,用手轻轻摸着他,手指流连在他的脸上。

    这是他的眼睛,鼻子,最后是嘴唇,这个吻过自己的嘴唇。

    姜景盯着沈誉的嘴唇,回想着沈誉吻她的样子,心跳异常地快了起来。

    姜景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沈誉,第一次有了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感觉,这个就像是在神坛上的男人,真的和她在这个小小的客厅里,共享人间烟火了吗?

    沈誉迷了一会睁眼的时候,就看到姜景趴在自己前面,安静地睡着。

    浅浅的呼吸声喷在他的脸上,痒痒的,让人沉溺其中。

    沈誉把姜景抱回房间,脱了她的外套和鞋子,轻轻盖上被子,在姜景额头上留了一个吻,关灯离开。

    姜景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

    从厨房里传来碗筷的声音,姜景顶着因为刚睡醒而乱糟糟的头发走出去时,就看到沈誉围着自己的小叮当围裙站在流理台边上洗碗。

    姜景看着厨房里的沈誉,半天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怎么,小傻子,早上起来就在犯傻吗?”沈誉端着刚煮好的粥,弯下腰贴了贴姜景的脸。

    “你怎么,什么情况?”姜景呆愣在厨房门口。

    “就是你看见的情况,你万能的男友在给你做早饭。小懒猪,快去刷牙洗脸。”沈誉笑着把姜景推进厕所。

    正刷着牙的姜景看着镜子,大叫了一声。

    天哪!

    所以刚才她就是以这么邋遢的形象出现在了沈誉面前吗!


    石家庄租房信息网 http://sjz.c21.com.cn/